介绍 Hansen sweet potato™ —— 市场上最好的胭脂虫红替代方案背后的秘密

介绍 Hansen sweet potato™ —— 市场上最好的胭脂虫红替代方案背后的秘密
新闻稿 | Feb 19. 2019 07:00 GMT

科汉森 10 年的选育计划培育出了一种新的独特红薯,可作为原材料用于生产替代胭脂虫红和合成红色素的替代产品。

当天然来源的色素不足以满足精明的消费者时会怎样?您需要开发新的来源。

科汉森对一种新的蔬菜品种(Hansen sweet potato™ 番薯属山芋)进行了商业化,利用传统的育种方法,创造了一种人们长期以来所追求的、充满活力的胭脂虫红的天然红色素替代方案。

“我们第一次创造了一种全新的蔬菜品种,用于创造我们的客户所要求的天然色素,”科汉森天然色素事业部的商业发展副总裁 Jakob Dalmose Rasmussen 说道。

“我们称之为 Hansen sweet potato™。十多年前,我们在一种根茎植物的块茎中发现了一种很有前景的色素,但这种植物的色素含量很低。利用这种植物,我们采用传统的非转基因方法,开始进行选择性育种过程。结果得到了一种植物性的鲜红色素,让我们能为客户提供胭脂虫红和合成色素的天然替代方案,”Dalmose Rasmussen 补充道。


一切始于正确的原材料
科汉森经验丰富的专家团队采用选择性育种方法,开发出经过改良的全新原材料。为此,他们与世界各地的同事、种植者和科学家密切合作。

“一切始于正确的原材料。我们的植物科学家花了数年时间,一代又一代地培育和选择幼苗。我们与种植者密切合作,学习种植、培育和收获 Hansen sweet potato™ 的最佳方法。我们对处理、运输和提取方法进行了完善。终于收获了高产、色泽亮丽且单株色素含量高的 Hansen sweet potato™,”科汉森天然色素事业部的创新与应用副总裁 Luc Ganivet 解说道。

鲜红的胭脂虫红替代品
Hansen sweet potato™ 是科汉森最近推出的 FruitMax® 系列鲜红色素解决方案的基础,解决了之前可用的天然红色素面临的一些最大的问题。

“从蛋糕、糖果,到奶昔,草莓红都是一种很受欢迎的食品颜色。但直到现在,如果不使用胭脂虫红, 几乎不可能做出一种无异味的鲜红色素。随着消费者转向素食和选择纯素食,对胭脂虫红替代品的需求已经变得越来越迫切。我们新的 FruitMax® 红色浓缩果汁是 100% 植物性的,为我们的客户提供了一种新的解决方案,以应对这一消费趋势,”Dalmose Rasmussen 总结道。

科汉森新推出的 FruitMax™ 橙色素和最近推出的 FruitMax® 红色素基于 Hansen sweet potato™ 混合物,只经过最低程度的加工,可满足欧盟对着色食品的要求。


科 汉森是一家全球性且具备差异化的生物科技公司,为食品行业、营养行业、制药行业和畜牧业开发天然原料的解决方案。 在科 汉森,我们拥有独特的优势,可通过微生物解决方案推动积极的变革。 在过去超过145年的时间里,我们致力于实现可持续的农业、更清洁的标签以及让全世界更多的人过上更健康的生活。 我们的微生物和发酵技术平台拥有改变规则的潜力,库存广泛且价值重大,包括约40,000种微生物菌株。 除了适应客户需求和全球趋势外,我们还将挖掘释放有益菌的力量,以应对食物浪费、全球健康以及抗生素和杀虫剂滥用等全球挑战。 作为全世界最具可持续性的生物技术公司,我们每天影响超过10亿人的生活。 受我们的创新传统与对前沿科学的求知驱动,公司宗旨“To grow a better world. Naturally.”体现在我们的所有工作中。

共享